滑氏源流 >>

滑姓源流渊源

副标题:滑姓源流渊源   文章来源:__   责任编辑:幽女
  编辑 

上传时间:2015/12/4 20:45:26

第一个渊源:源于姬姓,出自春秋时期郑庄公次子姬滑,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

  滑,是春秋时期郑国的地名,就是今河南省的新乡市延津县一带,出自郑国京城太叔姬段次子姬滑的封地,因而称“滑邑”。

在史籍《春秋·庄公三年》中记载:“冬,公次于滑,将会郑伯,谋纪故也。”

  春秋初期的周平王姬宜臼四十九年(郑庄公姬寤生二十三年,卫桓公姬完十四年,公元前722年),郑庄公的弟弟、京城太叔姬段与母亲武姜合谋,企图偷袭其兄以夺其位。而郑庄公则抢先派大军突击破其根据地京城(今河南荥阳),姬段不敌而逃到鄢邑(今河南鄢陵)。郑庄公又指挥兵将追击,姬段立足不住,远逃到郑国边地的共邑(今河南辉县)。

 在当时,因争地盘而与郑国很是有矛盾的卫桓公为了分化郑庄公的势力、策应其政敌姬段,曾派军同时进攻郑国,一度攻占了郑国边境重镇廪延(今河南延津),然后却又交给公子滑。

  在此之前,公子滑曾在老师汤秧的教育合指导下,到廪延担任过几年的地方行政长官。而廪延的地理位置紧邻卫、宋两国边界,是郑国的边疆要塞,也是京城太叔未经郑庄公批准而非法占用的领地。 在卫桓公的保护下,公子滑开始以郑国臣子身份再次管治起廪延小城。半个月后,这个郑国边远城镇的人文风貌有了很大的改观。公子滑不仅是宗亲身份,又能惟贤是举,使得廪延城的百姓对这位年轻长官很有好感。然而,公子滑并没有任何为父复仇之举,还多次建议卫桓公撤兵,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因上层贵族的谋图不轨而给人民制造紧张局势。 到了周桓王姬林二年(郑庄公二十七年,卫宣公姬晋元年,公元前718年)农历4月,郑庄公发兵攻击卫国,以报复卫国当年的攻占廪延之举,卫宣公联盟了燕国出兵反攻郑国。郑庄公派遣大夫祭足、原繁、洩驾率三军作正面抗击之势,另派公子姬曼伯、姬子元率兵潜绕入燕军侧后的北制(今河南荥阳汜水镇)待机行动。农历6月,当燕、卫联军专注于当面的郑军而对北制防备松懈之时。公子曼伯、子元从北制向燕军发起突然攻击,燕、卫联军大败,这就是著名的“制北之战”。

  在此期间,公子滑指挥属下兵马公然与卫国反目,表明自己仍然是完全忠于郑国的。在公子滑的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名字为姓氏者,称滑氏,世代相传至今。一部分姬姓滑氏族人尊奉姬滑为得姓始祖,其正确的姓氏读音作huá(ㄏㄨㄚˊ),后与滑伯一裔之滑氏合谱,但不与子姓滑氏合谱。

    第二个渊源:源于姬姓,出自周公第八子姬伯的分封地,属于以国名为氏。 据史籍《通志·氏族略·以国为氏》、《英贤传》的记载,西周时期有一个滑国,是周朝初期分封的姬姓小国,国君是周公旦次八子姬伯,最初建都于滑邑(今河南睢县),伯爵,因称“滑伯”。后滑国又迁都于费邑(今河南偃师缑氏镇),故又称为“费滑”。今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县城东南约二十公里府店乡府店村北与滑城河(今休水)之间,有一处靴形台地,南北约两公里半,东西宽北端约一公半里,南端半公里。据史书记载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工作站的试掘,证明春秋时期的滑国故城遗址“费滑”就在该地。据史籍《春秋》上记载,周釐王姬胡齐四年(鲁庄公姬同十六年,公元前678年)农历12月,鲁庄公会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今北京通州),说明在春秋早期,滑国仍具有相当的社会地位。在史籍《水经注》上也记载,缑氏镇就是春秋时期的滑国都城。 周襄王姬郑十二年(郑文公姬踕三十三年,卫文公姬辟疆二十年,公元前640年),郑文公发动了攻击滑国之战,滑国不敌而被迫降于郑文公。但郑国军队一撤,滑国立即背叛郑国而归靠于郑国的对头卫国,这使得郑文公十分气愤,即派公子姬士、大夫洩堵寇再次率大军攻入滑国。而此时的卫文公正全力发动攻击邢国之战,无暇顾及滑国,滑国大败,连国君滑伯也被虏至郑国。当时周襄王派遣大夫伯服、游孙伯到郑国为滑伯说情,但郑文公怨忿周襄王偏向卫国与滑国,不但不领情,还将伯服、游孙伯也扣押起来,气得周襄王不听卿士富辰之劝,转手利用狄人(戎翟)攻击郑国,由于周襄王将女儿嫁予狄酋,狄人有利可图,因此出兵一直打到了郑国都城附近,一度占领了郑国的栎邑(今河南禹州)。经此事件后,滑国更加衰弱不堪。 到了周襄王二十五年(秦穆公三十三年,晋襄公姬欢(姬环)元年,郑文公姬踕四十六年,公元前627年)冬,秦穆公决定兴师突袭郑国,他拜宰相百里奚之子孟明视为大将,以西乞术、白乙丙为副将。孟明视率领着秦国大军偃旗息鼓行至滑国境内(今河南偃师)的时候,正好与郑国一个名叫弦高的牛贩子碰上了。弦高是个非常爱国的商贩,他在去洛阳做买卖的途中听到了秦兵要攻打本国的消息,于是一面叫人赶快回郑国报信,一面赶着牛迎上秦国的军队。他大胆冒充了郑国的使臣,带了四张熟牛皮,并从所贩牛群中挑选了十二头牛去慰劳秦军。他对孟明视说:“我们的国君听说三位将军要到敝国去,所以赶快派我来慰劳贵国的军队。敝国虽不富裕,可是愿意供给你们每天的日用必需品;要是开拔,我们愿意在你们动身的前夕代你们守夜,保卫你们。” 孟明视上了牛贩子弦高的大当,以为郑国真的早已得知消息并有了防备,秦军偷袭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不再去攻打郑国,只好收了牛群撤军。可是孟明视又觉得如此劳师动众,却空手而回,无法向秦穆公交差,就在归途中指挥秦军灭了毫无防备的滑国,抢掠了大量的玉帛、粮食和人口,装满了数百辆大车后,洋洋得意地回返秦国。不料,同样毫不防备的秦军在回师途经崤山(今河南洛宁)之时,被晋襄公亲率晋军打了个埋伏,全军覆没,秦军主将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也都成为了晋军的俘虏,史称“崤之战”。而滑国在这次被秦军攻击之后不复存在,其境被郑文公轻松攫取,成为了郑国的邑地,仍称“费滑”。

   一直到了周定王姬瑜十九年(郑襄公姬子坚十六年,晋景公姬獳十二年,公元前588年),郑国与晋国之间在郑国的东北边疆地区爆发了著名的“祭之战”(今河南长垣),郑国大败,“费滑”就此成为了晋国之邑。

   到了十年后的周简王姬夷八年(晋厉公姬寿曼三年,秦桓公赢荣二十五年,公元前578年),秦国与晋国之间爆发了著名的“麻隧之战”,秦军一度攻占了“费滑”并焚毁其城而去,为此,晋厉公令大夫吕相撰写并向诸侯们发表了著名的《绝秦书》。

    滑国灭亡之后,其王族子孙以及国人中有以故国名作为自己的姓氏者,称滑氏、或费氏,以念本源,皆世代相传至今,是非常古老的姓氏之一,其滑氏史称正宗。

  姬姓滑氏族人大多尊奉姬伯为得姓始祖,其正确的姓氏读音作huá(ㄏㄨㄚˊ),且不与子姓滑氏合谱。

   第三个渊源:源于子姓,出自春秋时期卫国太史华龙滑,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

  春秋前期,卫国传至第十八代君主卫懿公姬赤执政(公元前668~前661年在位),其人昏聩无道,置国于不顾而甚好养鹤,连所养之鹤都赐有爵禄,外出还有专辇,大夫们屡屡劝谏,他就是听不进去。而且,卫懿公还以著名的酷吏渠孔为执政上卿,这渠孔执法甚严且厉,臣子们皆有怨愤。

   到了周惠王姬阆十六年(卫懿公八年,宋桓公子御说二十一年,公元前661年)农历12月,北狄首领瞍瞒率数万狄军攻击卫国,卫军上下皆无斗志,一触即溃,狄军兵锋已至荥泽(今河南荥阳东北部)。卫懿公连忙征集兵将、发动百姓抵抗狄军入侵,然而卫国上从诸大夫、下至众军民却都无动于衷,人们皆说:“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卫懿公这才幡然醒悟,然悔之晚矣,只好亲自率领少数将士至荥泽抵抗狄军。当时,卫懿公以大夫渠孔为主将(御戎),子伯为副将(右戎),黄夷为先锋(前驱),婴齐为后队(殿伍),太史华龙滑则镇守北门。卫懿公率少得可怜的兵将与狄军战于荥泽,未到战场,兵丁们就跑散了大半。接着瞍瞒以示弱诱敌之计一举击溃黄夷率领的卫军,卫懿公见战事不妙,仍然坚持亲执大旗战斗,结果目标太明显,自然与渠孔一起被狄军当场“砍为肉泥,全军俱没”,连肝脏都被狄军兵士掏出吃了。之后,狄军一举攻破卫国都城(今河南濮阳),俘虏了太史华龙滑与礼孔二人。华龙滑,宋国人,子姓,华氏,是宋戴公子撝(字华父,公元前799~前766年在位)的后代,因其文史学问渊博,被聘入卫国出任太史,与卫国的太史礼孔二人分掌左、右史令。

  狄军囚禁了华龙滑、礼孔后,瞍瞒当时即欲杀之。华龙滑与礼孔二人素知狄族人俗信鬼神,绐之(欺诈)曰:“我,太史也!实掌国之祭祀。我先往为汝白神,不然,鬼神不佑汝,国不可得也。”瞍瞒信其言,遂纵之登车而去。二人出城就仓惶逃往卫城(都城的外围护城之一)。

     其时,卫军将领宁速正在巡城,还不知道卫懿公已战死,望见一单车驰到,认得是二位太史,大惊,问:“大王何在?”华龙滑与礼孔回答:“已全军覆没矣!狄师强盛,不可坐待灭亡,宜且避其锋。”宁速赶紧打开城门迎接二位太史,礼孔却长叹道:“吾与君俱出,不与君俱入,人臣之义谓何?吾将事君于地下也!”遂拔剑自刎于城下。华龙滑叹息了许久,说道曰:“不可失史氏之籍也!”乃入城。

    宁速与大夫石祁子商议后,引着卫懿公的家眷及公子姬申,乘夜黑上车出城东走,华龙滑则怀抱着卫国的所有典籍从之。避难于卫城的国人闻二大夫已行,各个携男抱女,随后逃命,哭声震天。瞍瞒指挥狄军乘胜长驱直入卫城,百姓奔走落后者,尽被杀戮。又分兵追逐,一直追到漕河边(今河南滑县),恰遇宋桓公率大军来援救卫国,瞍瞒见不能敌,方撤军而退,回师途中将卫国都城烧个干净。

  在华龙滑的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名字为姓氏者,称龙滑氏,后分衍为单姓龙氏、滑氏,皆世代相传至今,号称豫东滑氏。子姓滑氏族人皆尊奉华龙滑为得姓始祖,其正确的姓氏读音作huá(ㄏㄨㄚˊ),且不与姬姓滑氏合谱。

    第四个渊源:源于姬姓,出自春秋时期卫国之邑滑汭,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

  滑汭,亦称汉汭、渭汭、雒汭,地理位置在今河南省安阳市滑县东北滑台一带,春秋中时期为卫国之地。周定王姬瑜六年(楚庄王熊侣十二年,公元前601年),楚庄王持续发动吞灭蓼国、攻击群舒之战,继而发动攻击陈国之战。战后,楚庄王在当年的农历6月下旬联合了吴国、越国在豫北平原上的滑汭举行盟会,三国结盟后相继返回南方。

  这是春秋时期一个极其重要的历史事件:三位南方诸侯无视中原诸夏,公然在中原腹地的卫国境内举行盟会,表明除了江汉流域的荆楚势力之外,长江中下游的姬吴、姒越两大诸侯势力也开始正式登上春秋历史的舞台,南方诸侯皆要北上中原发展势力。在此十五后,吴、越两国开始逐渐见诸史册。在滑汭地区的住民中,很早即有以居邑名称为姓氏者,称滑汭氏,后逐渐分衍为单姓滑氏、汭氏,皆世代相传至今,其姓源繁复,不可一论。

  第五个渊源:源于彝族,出自秦、汉时期诺苏彝人世居地,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

彝族滑氏,出自秦、汉时期古诺苏彝人的居地名称。

  古诺苏彝人,是今彝族的先民之一,同源于古代氐、羌族系,属于南方远东人种·洱源彝族支系,被世人称为“火的民族”、“酒的民族”、“马背上的民族”、“太阳的儿女”等,“诺苏”是自称。从民族语言学的角度去解释“诺苏”,它的意义就是“诺部落的彝人”,并非近年某些学者解释的“黑人、黑彝”之义。目前,全球的诺苏彝人约有一百七十多万人。早在西汉时期,诺苏彝人先民的一部分便已经“耕田有邑聚”,以农耕为主,也有一部分过着“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的游牧生活。 远在九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初期,诺苏彝人的先民就创造了象征文明、智慧、进步的象形文字,史称“爨文”、“韪书”、“夷字”、“倮文”,西方语言文字学者称之为“诺苏布码”(The Nuo-Subu Code)。

诺苏彝人的语言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北部方言。按彝族诺苏民间普遍的传说,诺苏人的直系祖先,为距今约有两千年的曲涅、古侯两个原始部落,原来居住在“兹兹蒲武”(今云南昭通)及其附近地区,到了东晋康帝司马岳执政的两年间(公元343~344年),在诺苏彝人的首领戈阿楼的率领下迁往四川的大凉山和云南小凉山一带的姬滑沱(今四川眉山小滑沱),后按民族称谓将其地名改称作“诺苏”,以后再逐渐分播到各地。

   诺苏人在给死者超度亡灵时,要请“毕摩”(祭司)念颂“送魂经”,本意就是“指路经”,因为只有“毕摩”才能指引人们即将死者的灵魂送回到祖先原来居住的地方。而“指路经”的路线必须从死者属族的祖先所迁徙经过来的路线倒走回去。

   例如:

  今云南大理地区彝族诺苏人“指路经”的路线大概为:云南大理→云南迪庆(香格里拉)→四川盐源→云南昭通(兹兹蒲武)→最终到达什穆额哈(彝语“天堂”)。

    而今云南洱源炼铁乡彝族江拉家族“指路经”的路线为:牛桂丹村→云南云龙→云南剑川→云南兰坪→云南迪庆(香格里拉)→四川盐源→四川德昌→四川普格→兹兹蒲武(今云南昭通)→云南盐津→勒哦勒都(四川南溪)→最终到达什穆额哈。 在彝族的英雄史诗《戈阿楼》中就记载:戈阿楼是诺苏彝人的首领,住在一个名叫姬滑沱地方。那里的人民过着“有吃大家吃,有穿大家穿,有住大家住,有玩大家玩”的快乐生活。戈阿楼带领诺苏人民开荒种地,挖到了一块宝石,族人们都欢天喜地。后来消息传到皇帝那里,为了得到那颗宝石,并霸占更多的土地,扩大统治权力,就派大将福略率兵攻打姬滑沱的诺苏人。诺苏彝人不畏强暴,坚决反抗,连续三次打败了皇帝派来的军队,保护了自己的家园和宝贝。

   此后,诺苏彝人中有以“姬滑沱”为姓氏者,以纪念戈阿楼领导族人反抗暴君所获得的胜利,后在唐、宋时期开始的逐渐取汉姓,其中有以地名汉化为姓氏者,分称滑氏、沱氏等,皆世代相传至今,其滑氏即为滇黔蜀高原滑氏。

    彝族滑氏皆尊奉戈阿楼为得姓始祖,其正确的姓氏读音作huá(ㄏㄨㄚˊ)。

  第六个渊源:源于月支族,出自秦、汉时期大月氏分支嚈哒部族车师国,属于以国名汉化为氏。

   从春秋初年至先秦时期,中原诸王朝内地战乱频乃,谁也无暇顾及西域地区,因此陇坂以西尽是“荒服”,都是游牧民族的天国。而对于天山南北的广袤地区,汉史记载更是甚少。

  到了西汉王朝著名的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后,才知道西域除了匈奴、乌孙、大宛、康居、月氏、大夏、高昌、楼兰等,还有个车师国,不过当时汉译不作“车师”,而译为“姑师”,主体国人也是西胡民族中的月氏部族人,是其分支的月支部族。

  在史籍《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骞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具为天子言之:‘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北则康居,西则大月氏,西南则大夏,东则嚈哒、于阗……而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是在西汉武帝刘彻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之时,姑师的突厥语原音为“uguz”,前面的轻元音“u”在译为汉文时被省略了。在古突厥语中,元音a、u、i经常出现交替使用的现象,尾音“z”也往往转读为“r”,因此,“uguz”(姑师)与“ugir”(乌揭)实为同一民族称谓,只因地域与方言的不同,字音稍有差异而已,并非两个不同的民族。

   在汉武帝设立了河西四郡(敦煌、酒泉、武威、张掖)之后,姑师国与大汉王朝的边界已经相邻,汉朝对其的情况也更为了解,于是出现了“姑师”和“车师”这两个译名并用的现象。在史籍《汉书·西域传·鄯善国》中记载说:“武帝遣从骠侯赵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击姑师。王恢数为楼兰所苦,上令恢佐破奴将兵。破奴与轻骑七百人先至,虏楼兰王,遂破车师。”

    著名的大汉“鹰击将军”赵破奴率汉朝大军攻破姑师国的战役,是在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之后的第二十年,即西汉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因为姑师国当时投靠了匈奴,因此他还以功被封为“捉野侯”。其时,“姑师”已经汉译为“车师”,其原音未变,只是译音有所改变。“车”的古音读“ju”,而在古突厥语中,g、j、k三音也常出现交替现象,所以,“车师”为“uguz”(乌古斯)的异译。

    车师,在汉史记载中常单独列为一个民族,实际上是出自大月氏的一个分支,主要分居于天山南北,后分列为两个方国:位于吐鲁番盆地的车师国人主要从事农业生产,被称为“车师前王国”或“车师前部”;而天山以北的车师国人则主要从事畜牧业生产,被称为“车师后王国”或“车师后部”。

    东汉时期,车师前部和车师后部之间分裂的现象日益严重,有时甚至处于彼此敌对的状态。东汉末年,鲜卑民族迅速强盛起来,车师后部曾一度成为了鲜卑民族联盟大首领檀石槐领导的鲜卑汗国之附庸。一直到檀石槐逝世后,鲜卑汗国迅速瓦解,各个分部大人(首领)各自为政,车师后部才乘机得以独立。

    到了三国时期,车师后部的国王壹多杂统一了山北六国,归附于当时强大的曹魏政权,因此受到了魏文帝曹丕在黄初三年(公元222年)的册封,这在史籍《三国志·魏略·西戎传》中有记载:“北新道西行,东至且弥国、西且弥国、单桓国、蒲陆国、乌贪国,皆并属车师后部王。王治於赖城,魏赐其王壹多杂守魏侍中,号大都尉,受魏王印。”

    在两汉时期,西汉王朝设在西域都护府最高行政长官在朝廷的官爵为“骑都尉”,而东汉王朝曾分别册封当时称霸西域的莎车国王康、疏勒国王臣磐为“大都尉”;而在曹魏时期,曹文帝再封车师后部国王壹多杂为“大都尉”,由此可以想见在当时车师后部的强盛及其在西域诸国中的重要地位。

     但是在数十年后的西晋初年,车师后王国突然消声匿迹了,在其国境代之而起的却是鲜卑右部阿罗多的势力。据史籍《晋书·武帝纪》记载:“咸宁元年六月,戊己校尉马循讨叛鲜卑,破之,斩其渠帅。咸宁二年七月,鲜卑阿罗多等寇边,西域戊己校尉马循讨之,斩首四千余级,获生九千余人,于是来降。”

     这说明在西晋咸宁初年(公元275~276年),西部鲜卑的势力曾一度十分强盛,当时许多车师后部族人被迫西迁至中亚阿姆河流域(今土库曼斯坦纳巴德),与从阿尔泰山西迁的呼得人(古阿拉伯南部艾哈戛夫地区阿德部族人)合流联盟,征服了当地古印度民族的一支吐火罗部族人,正式建立了嚈哒国。“嚈哒”,是车师人的称谓,汉史则称其为“滑国”,西方史学家则称其为“白匈奴”。

      晋朝时期戊己校尉赵贞(公元324~327年在职)的驻屯之地在车师前王国东部的高昌壁(今吐鲁番高昌古城),这两年进犯西晋王朝的“背叛鲜卑”来自高昌壁北方的车师后王国故地。显然,车师后王国的消失,与右部鲜卑的大举侵犯戊己校尉驻屯之地,说明阿罗多为首领的鲜卑右部已经代替了车师后王国。当阿罗多等人为首的鲜卑右部侵占车师后王国时,一部分车师国族人被迫向西南迁徙,在途中与呼得人相会合,然后共同向阿姆河流域进发,并联兵攻灭了大月氏贵霜王朝,建立了滑国(嚈哒国)。

      嚈哒国之所以被汉史多称为“滑国”,是因为“滑”字的古音读“gu”,为突厥语“uguz”略去前头的轻元音和后头的尾音的汉字省译形式,滑国人出自故车师国,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公元四世纪七十年代初,滑国人跨阿尔泰山向西南迁徙,占领了索格狄亚那,其政治中心在两河流域,也就是今天的阿富汗。

   公元五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滑国人又跨过阿姆河侵入萨珊波斯王朝,但被巴赫拉姆五世(公元420~438在位)击退;遂后转向吐火罗斯坦(葱岭以西,阿姆河以南一带),于三十年代末征服了盘踞该地区的寄多罗贵霜,随即西向与波斯王朝冲突。当时滑国与蠕蠕相结,广泛活动于阿尔泰山脉以西的地方,并从索格底亚那越过地水侵略当时处于衰落中的贵霜王国,扩展其势力于波斯王朝地区,在北魏文成帝拓跋·濬兴安二年(公元453年)大败萨珊王雅兹底格德二世(公元438~457在位),在齐武帝萧赜太和八年(公元484年)又杀死菲鲁兹(公元457~484在位),一度占领大部分呼罗珊地区,极大地消耗了波斯王朝的国力,终于迫使波斯纳贡称臣。

     滑国全盛之时,其领域东至葱岭到天山南路的一部分、西至里海的库尔干河的一大片地方。滑国人实际上无城镇、无文字,实行一妻多夫。

   公元五世纪中叶,滑国人乘击败雅兹底格德二世(公元438~457年在位)之机,南下侵入笈多印度,但被其首领塞建陀笈多(公元455~467年在位)所击退。七十年代末,滑国人最终灭亡了犍陀罗地区的寄多罗贵霜残余势力,立特勤为王,并以此为基地,于公元六世纪初再次大举入侵笈多印度,一度推进至摩揭陀(今印度南比哈尔),但很快即被马尔瓦国(今印度中央邦)的首领耶输陀曼等人击退。

    公元六世纪初,滑国人开始北上与匈奴民族的高车部争夺今新疆准噶尔盆地及其以西地区,并一度控制了高昌(今新疆吐鲁番),此举实际上有效遏制了柔然民族的西进势力。与此同时,滑国人又东进控制了今新疆塔里木盆地西部地区,南道直至于阗(今新疆和田),北道直至焉耆(今新疆库尔勒)。经过西域南北道,滑国人在整个南北朝时期的大漠南北一直与北魏王朝争雄,频繁地开展了与北魏、西魏、北周乃至南梁的交往,甚至曾一度还迫使北魏孝明帝元诩在熙平元年(公元516年)遣使到南朝梁国通好,以免自己腹背受敌。

    到了六世纪中叶的北齐文宣帝高洋天保九年~周武帝宇文邕天和二年期间(公元558~567年),萨珊波斯王朝和当时北亚地区新兴的游牧部族突厥民族组成了联盟,合力夹击滑国,滑国在多方皆敌的态势下应接不暇,最终被强大的西突厥阿史那部击溃,迅速灭亡。

    因滑国故地处于联结中国、印度、南俄的商道之中心位置,商业活动一直极为繁荣,因此在滑国灭亡后,其领土即被波斯与突厥瓜分,国民被分散居于北亚、中亚及南亚各地,后渐与各地民族融合。

    但是,“滑国”的历史记录仍然在继续传写:留居在故土的车师后部国人以另一译名“乌护”出现在历史上。在史籍《北史·铁勒传》中记载:“铁勒之先,匈奴之苗裔也。种类最多,自西海之东依山据谷,往往不绝。独洛河北,有仆骨、同罗、韦纥、拔也古、覆罗,并号俟斤,蒙陈、吐如纥、斯结、浑、斛薛等诸姓,胜兵可二万。伊吾以西,焉耆之北,傍白山,则有契弊、薄落职、乙厍至、苏婆、那曷、乌护、纥骨、也咄至、于尼护等,胜兵可二万……”其中的“乌护”,在史籍《隋书·铁勒传》中译作“乌鹘”,在史籍《唐会要·结骨》中则引著名的唐朝安西都护使盖嘉运所撰写的《西域记》之记载:“乌护即乌鹘也,后为回鹘。”

    在公元八世纪中叶的突厥文《毗伽可汗碑》和《阙特勤碑》中,记载了蒙古高原北部“九姓乌护”的原突厥文为“Toguz uguz”,而“Toguz”汉义为“九”,“乌护、乌鹘”的原名称皆为“uguz”。由于“乌护”为车师后部的后裔,“车师”的原名称也为“uguz”。

    在这个漫长的历史时期之末,滑国嚈哒族人除了被大量编入西突厥阿史那部以外,还广泛散居于中亚、西亚各地,其中有一批族人内迁以求大唐王朝的庇护。当西突厥在唐显庆二年(公元657年)被大唐王朝两路大将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苏定方、流沙道安抚大使那步真合击灭亡之际,故滑国人已经多按汉俗取字为姓氏了,其中就有以故国名的谐音汉字为单字汉姓者,即称滑氏,后渐融入汉族,世代相传至今,成为今陕西滑氏族群的主流之一。

    要注意的是:只有该支滑氏的正确姓氏读音作kū(ㄎㄨ),其并非秦地方言所致,而是源于古突厥语“uguz”的汉译读音,世代相传至今不变。

0
0
0
浏览量:59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
无标题文档
 
微信公众号页面手机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